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新闻 > 新闻正文

网易考拉卖身阿里:一场人事动荡正在发生

受这场交易影响的,不只有两大巨头,还有处于压力节点中的员工。

受这场交易影响的,不只有两大巨头,还有处于压力节点中的员工。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刘哲铭 程璐 赵东山

编辑|李薇头图摄影|高婧婧

王强发现,过去一个月,是他和内部同事们联系最紧密的一段时间,因为每周他都会和不同的同事吃散伙饭。王强是一名网易考拉的老员工,自项目筹备阶段便已经加入。

显然,一场人事动荡正在网易考拉内部发生。而当员工们陆续告别网易考拉时,网易考拉也将告别它的“老主人”。

9月4日,阿里巴巴一位内部人士向《中国企业家》委婉地确认,阿里巴巴将收购网易考拉。一名考拉内部人士亦向《中国企业家》透露,有关收购案的正式消息预计几天内即将宣布。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阿里巴巴收购网易考拉一事已基本接近尾声,网易考拉将被纳入天猫进出口事业部,品牌不变。天猫国际资深总监刘一曼(花名一漫)将出任CEO,刘一曼目前的汇报对象为天猫进出口事业部总经理刘鹏。

进入8月,因9号台风“利奇马”而来的一场暴雨,袭向阿里巴巴与网易两家公司总部所在地杭州。暴雨过后,中国跨境电商领域也迎来了一场疾风骤雨。

8月13日开始,财新爆料阿里巴巴将收购网易考拉,交易对价20亿美元,以全现金方式支付。一时间,各家媒体纷纷求证,但都以“当事方对谣言不予置评”不了了之。一星期后,又有消息称网易创始人、CEO丁磊亲自否定考拉卖身。

直到今日,事情终于有了定论。显然,丁磊不想因此造成网易考拉的人事动荡。

《中国企业家》了解到,2019年以来,网易考拉各部门基本上都有中高层员工离职。一个更极端的例子是,某些部门除了2019年新入职的员工,经理级别的员工已悉数离职。8月20日,处于谈判过程中的丁磊为安抚网易考拉的中层召开了一个闭门会议,彼时,丁磊承诺收购交易后裁员短期内不会发生,网易考拉在一段时间内也将保持独立运营。

但是,彷徨、无所适从的感受从每天走进网易考拉公司大门那一刻便开始了。

“公司整体氛围都大不如前。”王强向《中国企业家》感慨,“因为涉及到(与供应商)合作的问题,BU(事业部)的同学时常会吐槽不知道怎么跟供应商解释。如果真的卖身,(供应商)就没必要跟网易考拉签合同了,直接跟天猫合作就行。”

在这场如洪水般涌来的交易中,员工们将沙袋一步步扛入汹涌的河流中,试图让一切回归正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想不明白考拉输在了哪里,为何会落得这样的结果。但对于两大巨头来说,这却是一笔简单、能算清的生意账。

网易的缺口

“直至今日,我都不相信丁老板(丁磊)会卖考拉。”一位只在网易考拉上购买商品的忠实用户说。32岁便成为中国首富的丁磊对外是极有情怀的形象,当大家在追赶一个又一个诸如共享经济、人工智能风口时,他却决定开始养猪。几乎每一件他决定做的事都成为企业家“情怀”的一种映射。

一切有些恍若隔世。2019年2月21日,丁磊在解读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还把电商作为网易整个集团需要专注的业务之一,他还单独提出:“2019 年我们会在电商、在线教育、音乐这几个赛道里面更专注的去做。”

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是网易旗下两大电商平台,这几年一直被丁磊寄予厚望。2016年,丁磊就曾对外表示,要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内部员工总能比外界更易察觉到细微的变化。

“从2019年8月开始,网易考拉内部已经在低价清库存,自营业务也早在8月就停止了采购。”王强回忆,“虽然内部没有人明说,但大家都感觉到,这些动作已经是在为卖身做准备。”

一名前网易员工对网易考拉的“卖身”感到惋惜。他认为,考拉主要是输在仓储物流上,但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京东前期投了大量的钱,但是网易一直没有大力投入这块。

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下半年,网易考拉与国际航运物流马士基、万科物流达成战略合作。保税仓的建立保证了网易考拉在仓上拥有一定的优势,但网易考拉使用的不是自建的物流,在国内的物流配送上还是跟京东存在差距。

作为一线员工,个人利益是他们最关心的。王强听说,网易考拉高管闭门会上,丁磊许诺员工的期权不会作废,但到底是折算成现金还是换算成阿里股票,谁也不清楚。大家平时讨论最多的、更关心的话题还是期权最后会如何处理。一名不愿具名的网易考拉员工坦言,他其实并不关心阿里巴巴收购后自己的工作机会。

36氪的报道中,对于员工期权有一个看似优渥的方案——网易考拉员工所持期权将相应兑换成阿里股票。这对于网易考拉这些老员工来说,仍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大多数普通人只能挥袖离去。王强给出的数据是,在2018年网易考拉的年会现场,整个公司至少有2400名员工,但2019年6月份,网易考拉正职在职员工约1800人左右。三个月过后,现在只剩下大约1500位员工。满壶水已经洒了一小半。

在公司内部,更多的变动传闻开始流窜。

例如,从一名网易考拉工作人员那里,你会得到其他部门的消息。“听说(阿里巴巴)也会投资网易云音乐,可能是增发和转让股权,但是具体份额还没确定,有说原来的投资方百度20%,阿里30%,网易自己留50%,差不多这样的比例。”

无论其他业务线是否会面临变革,既定的事实是丁磊即将挥别网易一大营收增长引擎。据8月8日,网易集团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电商业务净营收为52.4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2%,电商业务在网易总营收中的占比,由2018年的26.8%扩大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27.95%。

阿里的绸缪

在这笔交易中,成交价格成为另一关键因素。8月20日,曾有消息称,阿里巴巴与网易就收购网易考拉一事已谈崩,当时市场普遍认为,谈崩缘由便是“价格没谈拢”。

20亿美元对于阿里巴巴和网易考拉来说,值吗?

有媒体分析,对于阿里巴巴而言,20亿美元是一个支付得起的价格。和京东拼多多等主要对手相比,阿里巴巴手里的余钱充足。阿里巴巴CEO张勇曾在首届进博会上宣布,未来五年阿里将完成2000亿美元的巨额进口采购订单。此次收购网易考拉可视为阿里巴巴为兑现这一承诺的重要举动。

对于网易来说,卖掉网易考拉也并非不划算。

网易考拉以重资产的自营模式为主,配套保税仓模式,对物流及仓储体系的要求极高,内部成本消耗巨大。因此,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看,网易考拉货品毛利率不够高,其最终规模化能获得的利润也相对较低。

多位电商行业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表示,相比网易考拉,更看好网易严选的模式。作为网易的自有品牌,网易严选的毛利润率更高,也更有可能先跑通。从这个角度来看,丁磊的电商梦也并非全然破碎,还可以在继续在网易严选上进行承载。

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收购网易考拉后,其进出口国际业务占比将显著提升,市场份额合计超过50%,成为用户海购首选。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网易考拉以27.7%的市场份额位居国内跨境进口市场首位,天猫国际则占25.1%。按此比例估算,一旦双方合并,海淘市场格局将发生极大的变化。

“今年以来,很多离职的同事选择去了拼多多。”王强说,“拼多多给的薪水高,发展势头也好。”1.5~2倍的薪资涨幅或许也隐射了阿里巴巴有些隐忧。财经曾在报道中称,某投资人将此次收购称为阿里巴巴的防御性收购,目的便是为了避免拼多多收购网易考拉。此前拼多多也曾向网易考拉伸出过橄榄枝。

近年来,拼多多依靠百亿补贴等策略在向一二线城市市场扩张,迅速在电商领域崛起,至今已收割了一二线市场4.8亿用户。36氪分析称,海淘是这个上升市场的重要一环,阿里对网易考拉的收购有战略卡位的作用。另外,阿里巴巴是强电商公司,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必须在其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未把网易考拉收入囊中并非代表拼多多就不会加入海淘市场。

不久前,拼多多设立了一块名为“全球购”的板块,邀请众多国际大牌入驻。有电商行业分析师向媒体分析,阿里巴巴收购网易考拉之后是否能定为市场垄断还不一定,海淘市场具有规模效应,但不会有网格效应。而跨境电商不是只有一家能做,拼多多入局就是早晚和快慢的问题。

收购传闻被证实的这一天,进入初秋的杭州烟雨蒙蒙。王强叹了口气:“作为网易考拉的‘老人’,其实我也想网易考拉发展好,可惜现在左右不了什么,(这是)资本的游戏。”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强为化名)

本文标题: 网易考拉卖身阿里:一场人事动荡正在发生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063.com/tech/18881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