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团伙策划“讨薪悲情戏” 从6家工地敛财200多万元

原标题:北京蹲点96小时,告诉你真实的扫黑一线!6月17日,深夜。你可能在奋笔疾书,在享受宁静,或已进入梦乡。但有群人的...

原标题:北京蹲点96小时,告诉你真实的扫黑一线!

6月17日,深夜。

你可能在奋笔疾书,在享受宁静,或已进入梦乡。但有群人的生活,是另一个样:

深夜23点,37岁的派出所所长王飙,在主持会议研究巡逻布控工作;41岁的线索组女警张颖,下发了当天的第23份线索查办指令;80后民警寇阳,则在回单位的车上,度过了自己的34岁生日。

他们,都是北京市大兴公安分局民警。一个词,把他们的使命连在了一起:“扫黑除恶”。

4天,96个小时,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在北京南城蹲点采访,真实记录不为人知的扫黑一线——

轰动京城“黑村支书”案:60多天,几乎夜夜失眠

6月21日,夏至。轰动京城的“黑恶村支书”陈海涛父子被判刑第23天,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侦查员丁明杰(化名),再次来到了房山区琉璃河镇五间房村。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来看看。

五间房村,没有了罪恶与欺凌,重新有了生机。新修的柏油路宽敞平坦,自来水管重新哗啦啦响,村民们彼此愉快地打招呼,在大树下休闲。

按照老北京习俗,夏至这天,丁明杰回到琉璃河镇,和家人一起吃了面。他们聊起了五间房的老时光。

2017年10月9日,一封举报信放在了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办公桌上。

2017年11月,专案组宣告成立。丁明杰是第一批进驻专案组的人。他心情很复杂,房山区琉璃河镇,是他长大的地方,对那片土地,他有着深厚的感情。

为了解案情,一个月中,他来了五间房村10趟。村民们躲闪的眼神、支吾的话语,让他感觉心痛。

陈海涛从一个劣迹斑斑、屡次遭受刑事处罚的街头混混,摇身一变成为基层政权“一把手”、全村300号人的“父母官”。长达8年生活在陈海涛恶势力阴影下的村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大量摸排、走访、询问,夜以继日地工作,一个触目惊心的黑恶势力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图:2019年5月28日,北京市二中院对陈海涛团伙进行宣判。)

(图:2019年5月28日,北京市二中院对陈海涛团伙进行宣判。)

2006年12月,一个涉枪涉暴的赌博团伙被北京警方抓获,团伙主犯,正是37岁的陈海涛。因犯寻衅滋事罪,陈海涛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戏剧性的是,仅仅时隔4年,41岁的陈海涛就成功“当选”五间房村村主任。从此开始了他把持政权、疯狂敛财、大肆行贿、残害村民、豢养打手、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一系列罪恶勾当的生涯。

陈海涛在村里盖了很多违章建筑,相关部门要进行拆除,陈海涛居然直接把村委会牌子挂在了门口。为收拾“不听话”的村民,陈海涛想了一个招数——控制自来水,每天只给2个小时用水时间。

陈海涛还贿赂了时任长阳镇西场村党支部书记的邢某,顺利被西场村一家企业党支部发展为党员。用金条开路,在房山区新农村建设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郭某“关照”下,陈海涛承揽了大量工程。

项振军,房山区青龙湖镇晓幼营村党支部书记,把村里一笔2000多万土地拆迁补偿款,直接打给了陈海涛的儿子陈朗的账户上,用途是在澳门赌场搞“洗码”的勾当。

陈海涛还公然包养了情妇,甚至有两个私生子。

从专案组成立,到2018年1月24日,在朝阳区某小区停车场内抓获陈海涛,60多个日子,丁明杰几乎夜夜失眠。

为什么?因为最艰难的抓捕,问题出在“保护伞”身上。

邰德强,琉璃河镇派出所原所长,长期对陈海涛团伙在五间房村里的胡作非为熟视无睹,甚至有一次陈海涛殴打出警民警,邰德强出面“大事化小”,将一件“妨害公务案”变成了一般性“打架斗殴”。

邰建东,太阳宫派出所原所长,陈海涛的“发小”。在公安部门对陈海涛进行调查的时候,邰建东出于“哥们儿友情”,竟私底下通风报信。

功夫不负有心人。

2019年5月28日,北京市二中院,丁明杰坐在了旁听席上。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14项罪名,判处陈海涛有期徒刑25年。

丁明杰说,案子结束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份特别的爱:对家乡的爱,对警徽的爱。因为爱,他比以前更想要好好珍惜。

琉璃河依然美丽。

交锋恶势力:“铁血探长”的小屋,堆满了账单

“圈套,而且是精心设计、密切配合的圈套!”

随着各路情报、线索、警情汇总,一个以国企为主要目标的恶意讨薪团伙,进入了丰台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东部扫黑队中队长常青的视线。

假劳务公司、假农民工、假出工、假拖欠……这一切的背后,是一个以10多名黑龙江籍来京人员为核心的,精心策划、导演的“讨薪悲情戏”。

演到高潮处,不明就里的大量务工人员和周边居民被煽动纠集起来,发展为集体罢工、封堵大门,工地陷入混乱,生产面临停滞。

一次又一次故伎重演,牟新华(化名)团伙轻松地从6家工地敛财200多万元。

怎么把他们捉拿归案?

蹲守,是最原始也最有效的办法。扫黑队员分两班轮流。这一蹲,就是一个半月,终于摸清了团伙行踪,以及临时聚集居住地——孙河。清早,团伙从窝点出发。夜晚,在窝点汇合、聚集。

临时出租屋熄灯了。常青发现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喝水、没进食。多年的胃炎又犯了,药忘了带。天边已经微亮,他一看手表,凌晨3点。

旁边的同事小魏,更绝。只见他从座位上一下子跳起来,把手机照片急切地递给他看:“我当爸爸啦!”

比蹲守更磨人的是排查。常青带领同事,对每一名“假农民工”身份进行排查,对每一天的出工考勤记录进行登记,对每一名项目管理人员进行调查取证。

40天后,又一幕“农民工喜领欠薪”闹剧,在某工地上演。

常青调集6个派出所60多名警力,与工地负责人一道制定行动方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将39名嫌疑人抓捕归案。

 (图:2018年10月23日,常青带领东部扫黑队一举抓获恶意讨薪团伙39人。)

(图:2018年10月23日,常青带领东部扫黑队一举抓获恶意讨薪团伙39人。)

套路贷,是常青团队在扫黑风暴中,打下的又一场漂亮的“攻坚战”。

围堵过手持砍刀爆炸物的歹徒团伙、经历过抓捕中“同归于尽”的生死瞬间,面对“连环圈套”和几近“天衣无缝”的套路贷案件,“铁血探长”常青感觉压力很大,“取证难!分析账单更难!”

令无数人倾家荡产的“套路贷”惯用手法是:前期仔细谋划,欺骗或利用软暴力让事主签订合同,给事主制造借款的假银行流水,提取现金时将大部分资金收回,在事主无法偿还高额本金和利息的情况下,给事主寻找另一家借款机构。最后,抵押的房产化为泡影,事主被逐出家门。

“这就需要我们将整个利益链条查清,抽丝剥茧发现线索,找到证据!”调取回来的账单,堆满了常青的小屋,为查找一名事主的房屋产权,常青跑了街道、银行、房管、税务、工商等11个部门。

很快,两个“套路贷”团伙全部落网。

“硬汉”,是常青给人的第一印象。个子高高,健壮敏捷,肤色黑黑,眼神果敢,声音洪亮。

就是这么一个冲锋陷阵、胆大心细的“超人”,最没办法“对付”的只有一个——儿子。

10年前,常青是儿子的英雄。儿子喜欢骑在爸爸肩头,会缠着爸爸讲抓捕中的各种故事。儿子会在作文中写道:“我的人生理想,是成为像爸爸那样光荣的人民警察。”儿子会骄傲地告诉同学,我爸爸是刑警!

10年后,儿子变了。虽是初中生,个头已经跟常青一般高。

偶尔见他胳膊上新添的一片淤青,儿子也只淡淡地说句:“哦,又抓人了吧。”

与时间赛跑:“扫黑勇士”背后的无名英雄

  张颖:“只有自己争分夺秒”

6月22日凌晨1点53分,大兴公安分局扫黑办线索组科长张颖,处理完了当天最后一份线索核查报告。

“与时间赛跑”,张颖如此形容自己的工作。

(图:大兴公安分局扫黑办线索组科长张颖。)

(图:大兴公安分局扫黑办线索组科长张颖。)

一条线索的流转,并不是容易的事。

接收之后,要进行分类,然后是初选,对一些重复或者无效线索进行标记,整理完后上报,确定核查单位,下发线索,与核查单位一起研究案情,制定办理方案,督办核查进展,审查核查报告,评估核查实效。

最多的一天,张颖办理了50条线索。

而每条线索从下发到反馈,只有7天时限。“只有自己争分夺秒,才能给办案战友留出更多的时间。”张颖说。

张颖的“软肋”是儿子,她觉得亏欠儿子太多。

“也许他会怪我。”但她想告诉儿子,“妈妈在从事一项光荣的工作,一项让你和其他小朋友可以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玩耍的工作。”

王静:做斩向黑恶势力的“智慧之剑”

办公室窗外的梨花开了又谢,换季的衣服还堆在家里柜子里。春节过了,清明节过了,端午节也过了,王静还是没有回家。

北京市法院系统首个扫黑办专班党小组,全市法院首个黑恶势力犯罪案件办理工作规范,黑恶势力犯罪案件办理工作规范、线索评估、反馈工作办法、工作方法,北京市法院系统学术论文研讨会优秀奖《宗族恶势力的认定与消解》、“1+3”区级扫黑作战平台机制与办案规范……

这一系列手笔,出自外表柔柔弱弱、参加工作只有8年的青年女法官、丰台法院扫黑办专班党小组组长王静。

(图:丰台法院扫黑办专班党小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合影,前排左一为王静。)

(图:丰台法院扫黑办专班党小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合影,前排左一为王静。)

最艰难的扫黑一线,年轻的优秀党员纷纷站了出来。

4名研究生学历、最长党龄12年的拔尖青年业务能手,炼就了一把斩向黑恶势力的“智慧之剑”。

王静说,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法院干警,冲锋在前,扫黑除恶,责无旁贷。问起她的小心愿,则简单又质朴:“想买一张火车票,在车上睡一觉,下车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孩子回家。”

“智慧之剑”里,也有检察院的身影。

金朝是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负责人,忙碌的扫黑案件检察工作里,他也对家人有所亏欠。他的小确幸是:“陪陪家人、锻炼身体,为全力投入到下一阶段的检察工作做好准备。”

 (图:金朝在北京动物园开展预防侵害儿童法治宣传。)

(图:金朝在北京动物园开展预防侵害儿童法治宣传。)

寇阳:《你在终点等我》

6月17日15点38分,中央扫黑除恶第11督导组第2下沉小组驻地会议室,大兴公安分局扫黑办民警寇阳在长安君的不远处。

从一大堆卷宗档案、会议记录、文件资料中,他熟练精准地查找着各种分局扫黑资料、案件报告,不停地用手机联系,嗓音浑厚,有点嘶哑。

满满一桌档案、总结、报告、请示、会议纪要、宣传文稿,差不多90%是寇阳起草或整理的。但他说,自己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夫”。之前,他是羽毛球一级运动员、特警、刑警、反恐队员。

(图:大兴公安分局扫黑办民警寇阳。)

(图:大兴公安分局扫黑办民警寇阳。)

如今,写材料、做协调、搞宣传、办会议,经常电脑前一坐就是10多个小时。体重、血脂、尿酸,突然之间,全不听话了。

这天,寇阳在岗位上度过了自己的34岁生日。蛋糕是在深夜回分局车上和队友们一起吃的。“迎大考”,是他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寇阳是警察圈里小有名气的“网红”,高大帅气,会驻唱、会填词、会越野、会潜水、会滑雪。如今,全部按下暂停键。一路高歌猛进的,只有文案,和体重。

掏出手机,屏幕上放了大大的“减肥”二字。

他的目标是,减肥40斤。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减肥,先要减压。不仅是他,对张玄烨、对王飙,压力都如影随形。

张玄烨是大兴公安分局扫黑队队长,他最大的心愿是“过一个没有工作,只是家人陪伴的周末”。但这暂时还是奢侈,所以他只想对家人说:“既然选择警察这份职业,我就必须承担这份亏欠,同时也向你们道一声:辛苦了!”

 (图:北京市大兴公安分局扫黑队队长张玄烨。)

(图:北京市大兴公安分局扫黑队队长张玄烨。)

王飙是大兴公安分局亦庄派出所所长,他的妻子也是警察。因为任务重、加班多,他已记不清多久没有和妻子一起,陪老人和孩子踏踏实实地吃一顿饭了。

 (图:北京大兴公安分局亦庄派出所所长、党支部书记王飙。)

(图:北京大兴公安分局亦庄派出所所长、党支部书记王飙。)

面对长安君,他们说:“铁肩担道义,赤胆为人民”时,铿锵有力。但,提到家人,他们又会一改硬汉形象,深情地加一句:“我真的真的很爱他们!”

“大考”结束第二天,80后寇阳为两个月未见的女朋友,录了一首歌,就叫《你在终点等我》。

本文标题: 团伙策划“讨薪悲情戏” 从6家工地敛财200多万元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063.com/society/15928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