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WTO遇25岁烦恼 2020年有何破解僵局之道

原标题:WTO遇25岁烦恼2020年有何破解僵局之道[2016年测算的结果显示,美国是WTO成员方身份的最大受益者,跟随...

原标题:WTO遇25岁烦恼 2020年有何破解僵局之道

[ 2016年测算的结果显示,美国是WTO成员方身份的最大受益者,跟随其后的为中国、德国、墨西哥和日本。在全球范围内,2016年,WTO创造了约8550亿美元的繁荣增长,这约相当于全球GDP的百分之一。通过反向运算可以得知,如不是WTO成员方,美国的制造业出口将降低约20%,就出口量绝对值来说,美国会成为最大的输家。 ]

[ 在关税下降的同时,全球贸易额增速加快,1995年至2008年期间,世界贸易量增长了125%。 ]

在危机和僵局之中,世贸组织(WTO)2020年1月1日迎来了自己的25岁生日。

“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中,WTO帮助国际经济关系转型。”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当日表示,世界贸易的实际数量增长了2.7倍,(全球)平均关税几乎减少了一半,从10.5%降至6.4%。

在25年中,谁又是WTO以及多边贸易体制的最大受益者呢?

德国智库——贝塔斯曼基金会在其最新报告《25岁的WTO》(下称“报告”)中测算,WTO成员身份给美国带来的收益最大,排在其后的是中国和德国。

以2016年为例,美国获益870亿美元,中国获益860亿美元,德国获益660亿美元。

不过,也正是美国在近两年中一直杯葛WTO下的上诉机构,并令其陷入瘫痪状态之中。

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亚太研究科教授浦田秀次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采取的贸易保护主义破坏了生产网络和国际供应链,给经济造成了不确定性,将来会怎样,这令谁也无法预测。

美国:WTO最大受益者

报告指出,二战之后,全球贸易增长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世界贸易开放度(世界出口额占世界GDP的比例)从1950年的5%上升至1994年的14%,在1995~2008年间该比率又上升了8个百分点,达到22%。

与此同时,关贸总协定(GATT)/WTO成员方的平均关税大大降低。1988年至2016年期间,最惠国关税(MFN)平均降低约9个百分点,从17%降低到8%。

在关税下降的同时,全球贸易额增速加快,1995年至2008年期间,世界贸易量增长了125%。

其中,报告测算,在WTO成员方经济和贸易实现增长之时,世界上的非WTO成员方则经济发展受阻,出口下降。

据计算,从1980年至2016年,非WTO成员方出口额平均下降5.5%,GATT/WTO成员方出口额同期则增长了约14%。

2016年测算的结果显示,美国是WTO成员方身份的最大受益者,跟随其后的为中国、德国、墨西哥和日本。在全球范围内,2016年,WTO创造了约8550亿美元的繁荣增长,这约相当于全球GDP的百分之一。

报告还指出,通过反向运算可以得知,如不是WTO成员方,美国的制造业出口将降低约20%,就出口量绝对值来说,美国会成为最大的输家。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数据的原因,该报告所选取的数据皆截至2016年。

浦田秀次郎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实际上2017~2019年之间,贸易保护主义使得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增大、不透明性增强,导致了投资和贸易量的缩小,进而使得经济成长变得很难。

WTO此前已下调了2019年全球贸易量预期至1.2%,贸易增速在0.4%~1.6%区间,并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在1.7%~3.7%区间,全球贸易量增长2.7%。

2020年能否找到希望

2019年12月10日后,由于美方阻挠WTO上诉机构开启法官甄选程序,该机构已经陷入停摆之中,目前,上诉机构仅剩1名成员,WTO争端解决机制基本陷于瘫痪。这是WTO成立以来多边贸易体制遭受的最沉重打击。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此前指出,WTO共有14个已提起上诉的在审案件,除已经召开听证会的4个案件外,其余10个案件均无法完成上诉审理。此外,有数十起案件正处于专家组审理程序中。中方目前虽没有在上诉阶段的案件,但有数起案件已经进入专家组审理阶段。如果上诉机构瘫痪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这些上诉案件和处于专家组审理程序的案件都将受到影响。

在此种情况下,该报告给出三条建议:第一,要保持多边体系最低功能的运转。

这意味着WTO各成员方必须找到解决僵局的办法。可以分两个步骤:首先,WTO的多个成员方签署一项声明,表示他们接受WTO上诉机构第一阶段(即专家组)的判决具有约束力。实际上,争端解决系统不提供上诉机构之事并不罕见,譬如在投资者和国家之间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方面的长期做法就是如此;其次,仍希望诉诸上诉机制的国家,在WTO之外寻找解决方案,这方面欧盟和加拿大已经制作了一个“模板”,其他国家/地区可以对照行事。

目前欧盟同加拿大和挪威等方面达成有关双边仲裁的条约,并希望这样的自愿双边条约可以促成164个WTO成员方达成仲裁方面的诸边协议。

第二,WTO核心成员制定计划B,即在WTO崩溃情况下可以替代WTO的法律制度。这一由WTO前总干事拉米所提出的建议可以对美国施加压力,使其更具建设性地接受改革,而不是令整个系统瘫痪。

第三,继续执行区域贸易协定(RTA)。 虽然RTA无法取代全球多边体系,但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为全球贸易秩序提供了法律上的确定性。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确实可以借助RTA等机制解决争端,短时间内、过渡期内通过区域协定中设计的争端解决方式解决摩擦。

高峰此前则透露,中方将继续坚定地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支持各方为恢复上诉机构运作而做出的努力,“同时,我们也正在研究上诉机构瘫痪期间处理世贸组织争端案件的临时方案,适时提出中方建议,争取与其他成员一道,尽快恢复争端解决机制的有效运转。”

本文标题: WTO遇25岁烦恼 2020年有何破解僵局之道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063.com/finance/40127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